行业新闻

疫情之下大浪淘沙 铌钽市场机遇与挑战并存

时间:2020-06-08 来源:中国矿业报

      铌钽金属具有耐腐蚀、超导性、单极导电性和高温下强度高等特性,主要应用于高新技术产业领域。近年来,随着高端电子科技市场发展,全球对铌钽矿需求激增,2019年全球铌金属产量达7.4万吨,钽金属产量达1800吨,各主要资源国对铌钽资源都给予了空前的重视。目前,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众多矿山企业(包括铌钽矿业)几乎处于(半)停产状态,导致铌钽矿产资源供应紧张,铌钽矿业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全球铌钽市场存在不确定性  

      近年来,随着传统大宗矿产的关注显著下降,全球矿产勘查开发、融资并购活动主要针对的是铌、钽等新兴矿种。随着国际贸易摩擦愈演愈烈,出于保障国家战略资源安全需要,美国、日本等国相继推出关键矿产清单,均把铌和钽列入其中。  

      钽矿  

      全球钽矿资源探明金属储量超过10万吨。据2020年美国矿产品概要,钽矿的主要生产国为刚果(金)(41%)、卢旺达(21%)、巴西(14%)、中国(6%)、尼日利亚(12%)和其它国家(6%),国外典型矿山Ta2O5一般工业品位为0.03%~0.06%。2019年,全球共生产了1800吨金属钽,非洲生产了全球80%以上的钽;巴西和中国分别生产了140吨和135吨,分别占全球产量的7.7%和7.5%。按近年全球钽矿资源每年消耗1200吨计,全球钽矿资源储量的静态保障年限达80年以上,钽矿资源储量相对充足。  

      市场需求和供给不稳定造成钽价格波动较大,2012年钽金属的价格为239美元/公斤,2015年为193美元/公斤,2019年跌至162美元/公斤,跌幅达20%。预计未来钽价将在130美元~220美元/公斤之间波动。钽没有在任何金属交易所挂牌交易,因而没有官方的钽价格,价格由买卖双方协商决定。  

      未来钽矿发展趋势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钽的消费重点发生转移,需求量将缓慢增长。随着产业改革,钽在电容器中的消费占比将逐渐减小,而在其他领域如高温合金、化学品、半导体等领域的消费占比逐渐扩大。二是虽然钽资源供给充足,但供应格局会发生变化。目前,钽矿资源主要来自于伟晶岩矿体中的钽铁矿、钽铌铁矿、锡锰钽矿和细晶石等矿物,随着2018年以来钽价格的持续走低,效仿澳大利亚回收锂辉石和锡矿内的钽矿资源将成为市场主流,从而改变整个钽矿供应市场。  

      铌矿  

      根据美国地调局2020年铌钽报告,全球铌矿资源探明储量为1300万吨,巴西占比近85%,加拿大占12%,其他国家占3%。从2019年铌矿开采金属量来看,主要生产国是巴西(88%)、加拿大(10%)和卢旺达、刚果(金)和澳大利亚等(2%),主要分布在南美、北美和非洲,且绝大部分铌资源集中在十几个大型矿床。按2019年全球铌矿开采金属量7.4万吨/年计,全球铌矿资源的静态保障年限达到67年,资源量估计可以保障全球使用300年~400年,也能满足全球经济长期发展所需。  

      全球铌矿生产被巴西CBMM公司、中国洛阳钼业和加拿大Magris Resources公司垄断,铌市场占有率分别为75%~85%、8%~12%和8%~10%。同钽一样,铌也没有官方的铌价格。铌的价格1940年仅为10000美元/吨,2008年~2018年稳定在40000美元/吨左右,小范围内相对价格波动不大,主要是因为铌的垄断性和全球对铌的需求稳定。在没有特别(停产、大型并购)情况影响下,未来的铌价格前景是相对稳定的。  

      目前,国外新冠肺炎病毒持续蔓延,主要资源国刚果(金)、卢旺达、加拿大和巴西受疫情影响严重,很多矿企被迫采取了停工停产的措施。公司面临与劳动力、物流供应链相关的运营困难,供应可能中断、矿业市场形势萎靡,对全球铌钽市场带来诸多不确定性。  

      国内铌钽矿供应链紧张  

      我国是铌钽金属的消费大国。近年来,在我国国内发现了不少铌钽矿,主要的铌钽矿类型为花岗伟晶岩型、花岗岩型、碱性岩型和碳酸岩型。花岗伟晶岩型矿床主要有新疆可可托海铌钽矿和江西葛源铌铍矿,赋矿围岩分别是白云母微斜长石钠长石锂辉石伟晶岩和白云母微斜长石钠长石伟晶岩;花岗岩型矿床以江西宜春钽、铌、锂矿为代表,赋矿围岩为细晶石锯袒铁矿锂云母钠长石花岗岩,国内最大的钽、铌精矿生产基地(选矿厂)诞生于此;碳酸岩型矿床以内蒙古白云鄂博矿和湖北竹山庙垭矿为代表,赋矿围岩分别是氟碳鋪矿独居石烧绿石锯铁矿火山沉积碳酸岩和正长岩-碳酸岩杂岩,庙垭矿床是国内最大的碳酸岩型铌-稀土矿,资源量仅次于巴西最大铌矿(Morrodos Seis Lagos)。  

      我国铌钽金属产业发展迅速,资源量和储量较大,是全球铌钽氧化物、钽粉及钽铌产品的重要生产基地,全球钽冶炼的主要生产国之一。2016年,洛阳钼业公司收购了英美资源集团的巴西铌矿项目,成为全球第二大铌生产商。宁夏东方钽业是我国最大的铌钽产品生产公司,全球主要的钽原料生产商之一,金属钽产量约占国内市场份额的60%,钽粉和钽丝产量约占全球的25%和60%。目前,铌钽矿作为我国新兴产业的关键矿种,受到国家矿业部门的高度重视。  

      然而,我国铌钽原料的对外依赖度太高,钽对外依赖度高达80%以上,而铌几乎全部依赖进口,我国的铌钽矿进口国家主要是尼日利亚、卢旺达和刚果(金),采取当地直接开采或进口铌钽精矿后,再进行加工销售的模式。如此大依赖度的主要原因是,国内的铌钽矿石品位低,一般为0.01%~0.02%,共生矿物复杂,选冶难度大,产量也远不能满足需求。另外,铌钽的高新技术产品开发能力不足,产业发展也缺少指导和调控。  

      高依赖度意味着高风险。受本次新冠病毒影响,国内铌钽矿供应链紧张,多家铌钽矿企受到冲击,如东方钽业公司在4月30日公布的第一季度报告中,收入下滑了44.44%,较上年同期由盈转亏。  

      当然,疫情的冲击不仅是挑战,我国境外矿业企业投资也将迎来一次难得的机遇,这就需要我国企业加快产业格局转变,合理布局调整产业投资,着力应对即将到来的全球产业格局大调整。比如,疫情之下大浪淘沙,中小企业重组或破产,大企业关闭“附属”产业,冶炼渣或矿渣以及铌钽产品的二次提炼对铌钽原料的产量回补、共伴生矿产分离铌钽等。  

      对策与建议  

      一是密切关注资源国疫情进展,紧盯境外铌钽矿业市场动态。当前,境外疫情仍然愈演愈烈,此时更应主动与资源国当地政府、驻当地大使馆及中资企业商会加强沟通联系,密切关注疫情进展的同时聚焦铌钽市场动态,做好实时矿业市场动态更新,制定合理投资计划,规避雷区。  

      二是多元化整合资源,提升抗风险的能力。疫情可能造成矿业企业资金链断裂和债务危机,矿业企业需做好及时研判,多元化铌钽矿进口来源,降低海外铌钽矿供应链中断的风险。减少企业开支,适当提高资金储备。与此同时,与冶炼和深加工企业建立长期互动的战略伙伴关系,增强行业的整体抗风险能力。  

      三是积极调整战略框架,加强技术创新。本次国际铌钽矿业市场面临保整舍零的局面,积极调整战略,争取实现企业可持续发展。同时,提高研发资金和人才投入,加强技术创新,特别是钽合金制造技术和铌钽矿综合回收利用技术。抓住世界矿业格局“重新洗牌”的机遇,汲取国外铌钽矿开发利用的先进技术,抢占市场先机,对产业结构升级具有重要意义。